白鯨姊妹2歲被抓,雜耍10年後,要返回大海了。露出燦爛笑容

白鯨被迫娛樂人類,當觀眾笑開懷,他們卻痛苦憂鬱,10年後終於能回海洋。
“乖 ! 馬上就到了”
“好熟悉的味道喔”
“是自由”
白鯨姊妹2歲被抓,雜耍10年返回大海,露出燦爛的笑容。
近日一場2隻白鯨的野放計畫,轟動海洋保育界,
白鯨,重達1頓。需要特殊吊繩與墊子,用來運上船
“可以回家了嗎?”
運送將達9千公里,
“要乖乖的喔,馬上就到了”
設置於冰島的保護池
“好熟悉的味道喔,是大海,是自由”
抵達了,第2隻。
“我們終於 重獲自由了”
一對12歲的白鯨姊妹 小灰與小白,原生活於冰島海域,2歲時遭到俄羅師捕鯨船捕獲,爾後被送到一間中國大陸的水族館,從此失去自由接受訓練與圈養,為人類表演雜技長達10多年,動保人士注意到,小灰小白出現了抑鬱情況,提出抗議和聲援,終爭取到讓白鯨姊妹重回大海。離開水族館前,牠們做了最後的謝幕表演。歐洲海洋生命信託基金團隊接手小灰小白的野放計畫,2隻白鯨體重皆逾1頓,每日糧食為10kg的魚,要將牠們從大陸移動到冰島並不是件容易的事。在野放到大海之前,團隊安排縝密的事前演練。在接近牠們原生地的海域,打造模擬野生環境的保護池。他們搭上往冰島的運輸船時,露出了久違的笑容。
“我們不敢相信,直到我們將小輝帶到這,當工作人員放下擔架,她露出笑容,這一切都值得。這是獨一無二的,世界上第一次有人這樣做。我們很榮幸能參與”。
基金團隊表示願未來能野放更多被眷養的鯨魚或海豚。

白鯨被迫娛樂人類,當觀眾笑開懷,他們卻痛苦憂鬱,10年後終於能回海洋。
“乖 ! 馬上就到了”
“好熟悉的味道喔”
“是自由”
白鯨姊妹2歲被抓,雜耍10年返回大海,露出燦爛的笑容。
近日一場2隻白鯨的野放計畫,轟動海洋保育界,
白鯨,重達1頓。需要特殊吊繩與墊子,用來運上船
“可以回家了嗎?”
運送將達9千公里,
“要乖乖的喔,馬上就到了”
設置於冰島的保護池
“好熟悉的味道喔,是大海,是自由”
抵達了,第2隻。
“我們終於 重獲自由了”
一對12歲的白鯨姊妹 小灰與小白,原生活於冰島海域,2歲時遭到俄羅師捕鯨船捕獲,爾後被送到一間中國大陸的水族館,從此失去自由接受訓練與圈養,為人類表演雜技長達10多年,動保人士注意到,小灰小白出現了抑鬱情況,提出抗議和聲援,終爭取到讓白鯨姊妹重回大海。離開水族館前,牠們做了最後的謝幕表演。歐洲海洋生命信託基金團隊接手小灰小白的野放計畫,2隻白鯨體重皆逾1頓,每日糧食為10kg的魚,要將牠們從大陸移動到冰島並不是件容易的事。在野放到大海之前,團隊安排縝密的事前演練。在接近牠們原生地的海域,打造模擬野生環境的保護池。他們搭上往冰島的運輸船時,露出了久違的笑容。
“我們不敢相信,直到我們將小輝帶到這,當工作人員放下擔架,她露出笑容,這一切都值得。這是獨一無二的,世界上第一次有人這樣做。我們很榮幸能參與”。
基金團隊表示願未來能野放更多被眷養的鯨魚或海豚。

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