聞南無羌佛法音及放生的功德讓我闔家七人逃生

2010年6月26日(農曆五月十五)是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的聖誕。在此之前,我就約媽媽(當年66歲)來深圳放生。

  到了吉祥殊勝的聖誕日,我們依行程去放生,當天還下起了雨。這麼多年,每逢放生,必是晴天,唯獨那天是雨天,我印象特別深。6月27日,我和媽媽去一位師姐家裡恭聞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親說法音。媽媽是湖南人,對佛陀師父的口音沒有障礙,聽得很起勁,不過老人家在佛堂坐一天也不容易,她告訴我有一點點累。

  6月28日,表姐帶著她的兒子和媳婦來了我家。我還有兩個妹妹在深圳,大家商量好了第二天一起去東部華僑城玩,那裡風景美,好玩的專案也很多。

  6月29日,媽媽、我及兩個妹妹,還有表姐一家三口等一行7人去東部華僑城遊玩。恰逢暑假,東部華僑城人滿為患,每個遊樂項目至少要排隊1—2小時。上午我們主要是遊覽,下午2點鐘,坐了一趟山洞火車。下午3點時,我們打算去坐太空迷航。(編者注:太空迷航是東部華僑城一個很有名的遊樂項目;遊客乘坐飛船模擬器,親身感受火箭發射時的 2G 重力加速度,在升空後像宇航員一樣可感受到逼真再現的浩瀚太空奇景。)

  由於我表姐的媳婦是孕婦,她沒有排隊。包括我在內的6人都興致勃勃地排隊,準備乘坐太空迷航。排了大概30—40分鐘,二妹和四妹說累了,不排了,坐在旁邊休息。1個多小時後,我表姐的兒子也不樂意再排隊。之後只有我媽媽、表姐和我3人在堅持。太空迷航裡共有12個太空艙,每個艙只容納4人。其實50歲以上的老人不允許玩這個專案,當時我媽她頭髮染黑了,穿得也很時尚,所以工作人員沒有上前詢問。進去後,我和媽媽在11號艙,表姐在12號艙,我想著表姐大老遠來玩一趟不容易,不能讓她一個人,就跟她換了位置,最後她和我媽還有其他兩個陌生人在11號艙,我到了12號艙。當工作人員把保險杠拉到我頭頂時,我突然覺得很驚慌,像有個頭盔戴在頭上透不過氣。我怕迷航啟動後我會死在裡面,就對工作人員說我不坐了。工作人員說,你不坐就馬上下去,機器要啟動了。

  我下去經過11號艙,表姐在叫我,我假裝沒聽到,大家排隊花了兩個多小時,不能因為我就不玩了。再說機器馬上就要啟動,我也沒有時間跟她們說話。當我出去上完洗手間,看到工作人員匆忙地找他們的同事,還拿著對講機說出事了。我就跟他們一起跑到了太空迷航的出口。妹妹等人正在那裡等候。她們問我出來了怎麼不把媽和表姐帶出來。我聽後心亂如麻,我說我怎麼知道裡面會出事啊。
  我們在外面很焦躁,非常擔心。我讓大家跟我一起念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佛號。十多分鐘後,兩個女孩驚恐萬狀地跑出來,說裡面停電了。她們是從艙頂的一個洞裡爬出來的。不一會兒,有個女人被抬出來,她的死狀慘不忍睹。陸續又有一些斷手斷腳、頭破血流的人被抬出來,有幾個抬出來時已經蓋上了布。

  

看到這種情景我心如刀割,馬上跪下對著天空,淚流滿面地祈求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和諸佛菩薩保佑我媽媽和表姐平安無事,保佑裡面的人少點傷亡。又過了十多分鐘,表姐兒子叫我起來,他說已經打通他媽媽的電話,她們沒事。幾分鐘後,媽媽和表姐果然安然無恙地走出來。我們一擁而上,大家抱頭痛哭。剛剛差點經歷一場生離死別,幸好媽媽和表姐逃過了這場劫難。

  我問媽媽是不是在裡面嚇壞了,她說當時在太空艙裡壓根不知道出事了,每個人前面有個視頻,看到火箭升空,大約一分鐘就停電了,四周有撞擊聲,有人叫救命,還有人呻吟,她以為是那些人害怕或者心臟受不了。媽媽說期間她感覺全身麻了一下。當時11號艙懸在空中,工作人員把她們救下來時,她們才知道出事了。其他艙都被撞得稀巴爛,堅硬的鐵欄杆都被撞壞了,地板也爛了。唯獨11號艙完好無損。媽媽看到12號艙已稀爛,以為我出事嚇得腿都軟了,表姐告訴她我已經出來。她還奇怪,明明看到我進去了,怎麼出來了。

  待情緒平息後,我們闔家去羅湖的一個聞法中心拜謝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和諸佛菩薩的救命之恩。
  如果不是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和諸佛菩薩保佑,我家7口人怎麼可能安然無事?我的親人們一個個排隊,又突然一個個不願意再排隊。我在保險杠拉上頭頂時感覺像戴了頭盔,透不過氣,臨時決定出來。而且,太空迷航裡所有的艙都壞了,只有我媽媽和表姐所在的11號艙,逃過一劫。我媽媽僅聞了一天法,跟我在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聖誕日放生,安然無事。而表姐也是依仗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的佛力加持,毛髮未損。值得一提的是,事故的當天晚上,我媽和表姐輕鬆地很,一點不受影響,睡覺還直打呼嚕。

  這件事真的讓我體會到了生命的無常,如果不是學佛,得蒙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和諸佛菩薩的加持,可以想像我們的情況又將會是如何?

  因緣成熟後,我媽媽皈依了佛門,還在家建立了壇城,恭請了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親說法音。我非常感恩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和諸佛菩薩。蒙佛力加持,我闔家7人在“6·29太空迷航事故”中毛髮未損。我建立聞法點、接引人恭聞佛陀師父的法音,帶家人放生的功德,讓我們走上了幸福之路,更讓我闔家7人在事故中逃生,全身而退,這是我真實的學佛受用!大家在網上可以查到2010年6月29日深圳東部華僑城太空迷航事故的相關報導。以上講的,是真實不虛的事蹟。

2016年7月24日 口述:慈紅;整理:華麗 【個人感悟,僅供參考,一切以聞法音為准

南無羌佛法音加持母親驚險生下小女嬰

這是一篇獻給“母親節”的文章。作者是一位今年已47歲,大兒子已20歲的母親。兩年前當她意外懷上“二胎”後,在丈夫以離婚相逼,家人群起攻之,自己是高齡產婦的困境中堅決生下“二胎”,保住了一條來到這個人間的生命。這份令人淚崩的的母愛是如何堅守下來的?是什麼力量在支撐著她與世俗抗爭?

“你如果執意要生下這胎,我們就離婚吧,大孩子歸我,二胎你自己帶!” 丈夫近乎咆哮的對我吼著。

“求你了,胎兒很正常,就給孩子一次做人的機會吧!”。我哽咽的回答……那天,晚飯後,我跟丈夫又因為這“意外二胎”,是生還是墮,發生了強烈的爭執。他擺各種理由,各種道理告訴我不能生下這第二胎。軟硬兼施,目的只有一個就是“堅決拿掉孩子”。

那天,“不速之客”到我肚子裡正好三個月。

一、想落髮出家,卻意外“有喜”
之所以說這胎兒是“不速之客”,是因為我是決心要出家的啊。
2017年某天我到一個佛堂參加共修,恭聞了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的說法法音,就是這次共修開啟了我嶄新的人生之旅。

接著就是皈依三寶。再通過不斷恭聞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法音,恭讀佛著後。我漸漸明白了自己的人生方向,下定決心一定要抓緊時間認真修行。繼之我萌動了出家的念頭,並寫好了出家申請書。

出家申請書發出幾天後的2018年12月8日,我感覺全身乏力,想吐,就到醫院檢查,醫生竟然告訴我“有喜”了。這完全是個意外。我的天哪!怎麼會是這樣呢?驚詫、迷茫、糾結、失望……我的心裡頓時五味雜陳般的翻滾。不知道該如何處理,誰能給我答案?

如果我沒學佛,也許會像其他不想要孩子的母親一樣,稀裡糊塗就做了墮胎。但我是佛弟子啊,我已明白因果定律,更明白“人身難得”的真相。我怎麼能就這樣傷害自己的孩子,剝奪掉一個靈魂轉世為人的機會呢?

最關鍵的是,我決心要出家了,可現在卻來了“不速之客”,總不能懷著孩子出家吧!難道我下半輩子還是要在柴米油鹽裡打轉嗎?我很快想通了,這就是緣,半點不由人。那就隨緣吧。

我懷著忐忑的心情,心中默念南無觀世音菩薩聖號,到醫院做了B超檢查。胎兒一切正常,總體狀況良好。醫生說:“現在高齡能懷上是很不容易的事,先開點安胎藥,如果沒想生就要儘快手術。畢竟快兩個月了。”這更堅定了我生下孩子的信心。

二、“我會用自己生命來保護孩子”
我們夫妻身體都不怎麼好,好不容易將大兒子拉扯成人,上了高中。一直以來丈夫就不贊成再生一個孩子。因此,我懷孕後也不敢對他說。但丈夫還是很快知道我 “有喜”了。

頓時,家裡像炸了鍋一樣。無論吃飯,睡覺,還是微信上,隨時都能聽到、看到丈夫催我去做手術的說辭。我們也常常因此而爭執,吵架。他甚至直接罵我自私,也就有了文章開頭的那一幕。

回家見到要說,睡覺要嘮叨。我無助極了,害怕回家。我儘量避開與他照面。即便見面也無法交流,只能任他怎麼說,我不回應,當做沒聽見。

我唯獨到佛堂恭聞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法音,持念南無觀世音菩薩聖號才能安心,恨不得有空都紮在佛堂。一向開朗活潑的我,只要禮佛,只要看到南無觀世音菩薩像就嚎啕痛哭、不能自拔。

接著,丈夫故意請飯局。他召集了我的兄弟姊妹,動員我放棄二胎。他們七嘴八舌提出各種說法,我單槍匹馬與眾親辯論。

丈夫更是耍出了重擊女人軟肋的“殺手鐧”。他說:“你實在要生就自己負責,我們就離婚吧,我只負責大孩子”。

我毅然回駁:“未來一切我自己負責,即使淪落為乞丐,我也會把她養大成人。如果你們一定要把孩子拿掉,我會用自己的生命來保護”。

“原來計劃生育時,懷孕不讓生,無數無辜的胎兒變成了孤魂。現在政策放開了,為啥不能給他們一次做人的機會呢?”

我嚎啕痛哭沖出門外。

2018年12月下旬,丈夫果真將一份《離婚協議書》和《結婚證》放在我面前,要我簽字。

要孩子還是要丈夫?是自己帶著一個嬰兒孤獨的生活,還是保持現狀,與已18歲的兒子,一家三口其樂融融的生活?我面臨著一生中從未有過的,最最艱難的擇決。

我沒有在協議書上簽字。但我卻含淚寫下了《遺囑》。由於我是高齡產婦,也許臨產會有生命危險,我必須將後事交代的清清楚楚,還在《遺囑》裡委託一位師姐代為撫養孩子,希望師姐能帶孩子去拜見佛陀。實在不行可請寺廟代為收養。

其實,所有生活中糾結的問題在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的法音中都能找到答案。我在連續恭聞佛陀法音後,更加明白了因果的道理。我相信只要我真心修行,堅持佛法原則,未來一定不會像自己想像的那麼糟糕。孩子一定會健康成長的。

我跪在佛堂鄭重發願,無論未來多麼難,我都不會墮胎,哪怕自己有生命危險也要生下這個孩子,祈請諸佛菩薩加持我與孩子晝夜恒時吉祥安康!

三、堅守佛法原則,就會有最好的安排
人的一生總是充滿著許多戲劇性的變數。

2019年元旦,在外地念高中的兒子放假回家,無意間看到我隨手放在床頭櫃上還沒簽字的《離婚協議書》時,他一把將協議書撕了。

兒子臨走時告訴我,他一邊哭著一邊給老爸寫了一封信,藏在他爸的外衣口袋裡。

看著兒子寫的信,我不禁淚崩。他回憶一家人如何不容易把他養大,回憶爸媽曾經如何恩愛,媽媽如何為這個家付出,還夾了張一家三口幸福的合影。

丈夫看過兒子的信後似乎態度有所轉變,不再對我苦苦相逼。誰料,他卻是想對胎兒“下黑手”。

一個晚上,他酒後回來,假惺惺的拿一瓶水給我喝。我正在恭讀佛著也沒在意就喝了一口,馬上覺得不對勁,看到瓶口有什麼粉末,立馬沖進廚房倒水槽裡!半夜我就感覺肚子不舒服,第二天上廁所就“見紅”啦,這是流產的先兆。好在原來醫院開的保胎藥還剩一顆,我趕緊服下。

我跪到佛台前痛哭,懺悔自己罪業深重,感恩南無觀世音菩薩加持讓我能及時識破丈夫的“陰謀”,保住了胎兒。

從此,我挺著漸漸鼓起的肚子,自己開車不斷往返跑醫院做各種產前篩查。不管颳風下雨都堅持去佛堂共修聞法,更不忘多做佛事:放生、點燈、供佛、供僧,供花、供果、消災祈福等等。每天念誦南無觀世音菩薩的《普門品》,祈求南無觀世音菩薩加持我生一個善緣相聚、人見人愛的女兒。

我單位整棟大樓裡有幾百號人,有不孕的、有二胎臨產的、有二胎大月份不健康終止懷孕的,而我一高齡孕婦卻勝過一般的年輕孕婦,不僅不驕不躁沒人陪,工作上還兼任幾個重要部門負責人,風裡來雨裡去的上下班。中午在單位吃食堂,就把親戚朋友送來的食物,請食堂代加工。午休在辦公室,同事給我搬來一條可躺的皮沙發。我成了單位二胎孕婦的“明星”。

冥冥之中一切都會有最好的安排。當胎齡五個月,B超檢查確定是健康女孩時,一直希望能生女孩的丈夫全家才樂開了花。因為他們家男多女少。至此,包括丈夫在內所有人的態度發生了180度的轉彎,他們才真正開始對我關心起來。

2020年7月4日,躺在手術臺上,我專心念誦南無觀世音菩薩聖號。剖腹產手術無痛無苦非常順利,抱出一個白白淨淨6.8斤的健康女娃,這可樂壞了一直等在手術室外的親朋好友們。

我的第一胎孩子也是剖腹產。那時母子就差一點沒法下手術臺,搶救完孩子,搶救母親,住院10天下不了地,出不了院。而這次術後,第二天我就可以下地活動了。

半年產假結束上班時,同事們都說:就你生完孩子體型依然沒變,又賺一個兒女雙全,湊個‘好’字。我自豪的說:有佛菩薩保佑當然不一樣。

事實就是如此。

從孩子出生到現在已快兩周歲,無論是突然遇到多年沒聯繫的舅媽,舅媽成為孩子的“保姆”,解決了我的保姆之憂。還是後來孩子長大了,舅媽感到帶著吃力時,樓下幼稚園老師破例接收了孩子入園,當時僅一歲七個月。或是現在她成為全幼稚園的小明星,最小、最乖、最可人,所有小朋友,老師、阿姨都喜歡她……一環扣一環,一切總是朝著我理想的方向安排,乃至孩子才剛出生幾天,丈夫就被推薦為地方後備幹部,同事們都祝賀他雙喜臨門,把他樂的笑不攏嘴。

不經歷風雨怎麼見彩虹?“意外二胎”曾給我們家庭蕩起的漣漪波瀾,已經平息。我們一家四口開啟了和諧幸福的生活旅程。我真正體驗到了什麼叫“堅守”。一個女人對孩子無私的母愛,哪怕再苦再累,哪怕付出自己的生命,都想保護好孩子,那是一種堅守,是女人對母愛天性的堅守。

一個佛弟子珍愛、慈悲一切生命,無論面對多少艱難險阻,多少委屈淩辱,都要踐行“諸惡莫作、眾善奉行”的《了義佛旨》,更是一種堅守,是佛弟子對佛法原則的堅守。

有人問我,是什麼力量讓我如此堅守?只能說除了母愛的力量外,更多的是佛法的力量。

值此“母親節”到來之際,但願所有為人父為人母者,都能有所堅守,為有緣前來的胎兒留下稀有難得做人的機會。

只要堅守善因善緣,我們的未來就沒有邁不過的坎。

撰稿:夜明珠

南無羌佛法音不可思議,孝子大病痊癒

佛法的加持不可思議,隨著精進聞法與孝順老人,短短幾個月,師兄他們全家發生了奇跡般的變化。醫生判定師兄腦幹梗塞,沒有三五年的復健是好不了的。怎知道,精進聞法音,竟然短短幾個月就能恢復正常生活了。

“哎吆吆!”隨著遠處一師姐滿是心疼又害怕緊張的吆喝,只見一師兄從高高的斜坡上滾落下來,幾個跟頭之後,後腦勺著地躺在地上。師姐迅速走下斜坡準備扶他:“嚇死人了,沒有事吧,穩一穩再起。” 沒等師姐趕到,師兄就起來了,拍著身上泥土用嘶啞幾乎聽不到的聲音說:“沒有事沒有事。”邊說邊和師姐走回了站立有序的放生回向佇列裡。
這兩人是夫妻。師兄還未入佛門。他夫婦倆是第一次參加我們聞法中心(學習恭聞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法音的共修佛堂)舉辦的放生法會。剛才,由於他們不知放生還有回向環節,就順著河堤向岸上公路去了。我趕緊請他們回來。為了趕抄近路,就發生了剛才摔倒的那幕。放生結束後,我們去了聞法中心的佛堂。一位資深的師兄給他倆講了佛法知識,看著他們夫妻信服的笑容和頻頻點頭,我也法喜充滿。師兄夫婦是我搬新家時的鄰居。第二年他不幸腦幹梗塞,醫生判定師兄腦幹梗塞,沒有三五年的復健是好不了的。雖然經治療基本好轉,生活雖能自理,但後遺症是聲帶嘶啞幾乎發不出聲。他在家休養我們見面也就多了,慢慢也就有了來放生的因緣。

隨著時間推進,師兄開始真誠發心學佛,並且皈依了三寶成為了佛弟子。佛堂聞法中心每週兩次共修,師兄每次風雨無阻,精進令人讚歎。但師姐沒太多時間共修,因母親已臥床多年,隔幾個小時就要人幫忙翻身。師兄自從學佛後,伺候岳母更是體貼有加,老人每日三餐流食基本是他精心做。因恭聞學習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的法音讓他們明信因果、精進修行、虔盡孝道。為了更好地幫助母親,他們準備了念佛機每天讓母親恭聽佛號,為她作功德回向。師兄每次去共修,一般不在齋堂吃飯,要趕回家給岳母做飯。回到家顧不上休息,就去幫岳母翻身,然後再給老人做飯。他精心地烹調飯食,直到不冷也不熱時才端給岳母吃。當師姐給母親餵飯時,師兄就拿著紙等待給老人擦嘴邊的食物。師姐給母親換下身墊布,師兄就幫著把洗晾後疊得整整齊齊的墊布,給老人平整地鋪在身下。每當晴天太陽最好時候給岳母曬被子,怕老人常年躺著生褥瘡,隔幾天晴天就把岳母小心翼翼地抱到輪椅上推到院子裡曬太陽。

有一天我問:“師兄,怎麼把老娘推出來了”,他說:“讓母親出來見見太陽,佛陀不是說法讓我們去接受陽光的加持,不能躲在陰暗處,這就是聽話照做。只有這樣,才能與佛陀相應,才能有受用啊。”聽他這麼一說,我自己感覺太慚愧了。佛法含義深廣,他這也是其中的一種體悟,人生處處是道場,聽了師兄的這番話,我也再次體悟點點滴滴怎樣和佛陀相應對待親人了,恭聞了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的法音就要用到實處,真心誠意的慈悲眾生、孝敬老人都是真實的修行…..照顧老人隨著天長日久,無論再苦再累,師兄夫妻從來沒有一句怨言。雖有姊妹四個,本應輪流贍養老人,但這幾年老人都在師姐家,他們夫妻也從不煩惱。難怪左鄰右舍逢人就誇他們孝順。

佛法的加持不可思議,隨著精進聞法與孝順老人,短短幾個月,師兄他們全家發生了奇跡般的變化,令人震驚和信服!師兄學佛恭聞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的法音不到兩個月,說話能力就有所改善,結合藥物治療,四個月後,他說話聲音竟然有震動力了,明顯說話有所好轉,這真是幫助他人,受益的是自己。受他們夫妻孝行感召,兩個姐姐也來佛堂共修,一家人越來越和睦幸福。更神奇的是他家的泰迪狗“朵朵”,每到共修日就叫著鬧著要來佛堂,每次都趴著認真恭聞法音,聽我們誦經持咒,從來不叫不鬧,直到共修結束。

學佛修行要落到實處,師兄夫妻用自己真真實實的孝道感召福報和感化家人,給我們也上了一課,全家真實的變化,讓大家看到了如來正法的偉大與加持力真實不虛,佛法的受用是從三業相應、老實修行中來。編者注:師兄和師姐是我的鄰居,也是我的同修,以上所言真實不虛,從他們的事蹟中我們懂得真正的修行,除了精進學習佛法,盡孝父母也是每個佛弟子必修的一堂功課。

感恩 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

作者: 哈仁

關於“第三世多杰羌佛”佛號的說明

二零零八年四月三日,由全球佛教出版社和世界法音出版社出版的《多杰羌佛第三世》記實一書在美國國會圖書館舉行了莊嚴隆重的首發儀式,美國國會圖書館並正式收藏此書,自此人們才知道原來一直廣受大家尊敬的義雲高大師,被世界佛教各大教派的領袖或攝政王、大活佛行文認證,就是始祖佛多杰羌佛降世為第三世多杰羌佛,從此,人們就以“第三世多杰羌佛”來稱呼了。這就猶如釋迦牟尼佛未成佛前,其名號為悉達多太子,但自悉達多太子成佛以後,就稱呼“南無釋迦牟尼佛”了。二零一二年十二月十二日,美國國會參議院第614號決議正式以His Holiness來冠名第三世多杰羌佛(即H.H.第三世多杰羌佛),從此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的稱位已定性。同時,第三世多杰羌佛是政府法定的名字,如美國政府所發的護照、身份證、社安卡等所有的證件所用的名字就是“第三世多杰羌佛”,“第三世多杰羌佛”成了唯一的名字了,以前的“義雲高”已經不存在了,沒有法律效力,政府已經不認可了。

On April 3, 2008, a solemn and dignified book-launching ceremony was held at the Library of Congress of the United States; on occasion of the first release of a fact-recording book entitled H.H. Dorje Chang Buddha III, jointly published by the World Buddhism Publishing LLC and the World Dharma Voice, Inc. At the same time, the book was formally accepted into the collection of the Library of Congress of the United States. From then on, people came to know that the widely respected Master Wan Ko Yee, the one who has been recognized and corroborated through official written documents issued by top leaders, regent dharma kings, and great rinpoches of major Buddhist sects throughout the world; actually, is the third incarnation of Dorje Chang Buddha, the primordial Buddha. Ever since, people address the Buddha by the name Dorje Chang Buddha III. This is similar to the precedent regarding the name of Sakyamuni Buddha—before Sakyamuni Buddha attained Buddhahood, His name was Prince Siddhartha Gotama. Once Prince Siddhartha Gotama attained Buddhahood, He was thereafter addressed as “Namo Sakyamuni Buddha.”

On December 12, 2012, in the Senate Resolution No. 614 of the United States Congress, the title “His Holiness” was officially used with the name Dorje Chang Buddha III; the Buddha was addressed as “H.H. Dorje Chang Buddha III.” Since then, the title H.H. Dorje Chang Buddha III was definitively affirmed.

“Dorje Chang Buddha III” is a statutory name; used in all official documents issued by the United States Government; such as passport, identity card, and social security documents. The previous name “Wan Ko Yee” is no longer valid, with no legal-binding effect, and no longer recognized by governments. “Dorje Chang Buddha III” is the only name in use.

鑒於第三世多杰羌佛辦公室每天收到的諮詢信函實在太多,無法來對所有的來信一一答覆,請來函諮詢者見諒。凡牽涉到法義部份的詢問,請恭讀第三世多杰羌佛的《解脫大手印》、《藉心經說真諦》或恭聞第三世多杰羌佛的說法法音,答案都在其中。

第三世多杰羌佛辦公室絕不參與任何是非爭執,但基於維護真正的佛陀教法,只有在以下情況時,本辦公室將會予以公開地回覆:請注意,凡是任何人,無論其人是什麼身份,只要是借用第三世多杰羌佛之名義,打妄語說假話,以凡充聖,矇騙眾生,傷害眾生利益,乃至導致眾生偏見,破壞眾生慧命,情況屬實者,並且此類事例在過去的公告中沒有求證的答案,第三世多杰羌佛辦公室將作出公開性的正確公告。

本網站任何公告和文論內容,歡迎大家完整轉發、刊印、宣傳,以方便利益到不同因緣的一切大眾!對於那些隱藏、扣壓,甚至詆毀第三世多杰羌佛辦公室文告的人,無論他是什麼樣的身份、打著什麼樣的名號,佛弟子們一定要遠離,因為這些人一定是私慾貪得、為了個人利益而詐騙行人的妖人或騙子!

女兒幼年的陰影,學佛後終於放下了

轉眼間新年快到了,上大一的女兒也快要放寒假回家了。回想起她聯考填報志願等通知的那段煎熬日子,仿佛就在昨天。

高考結束後,隨著查出高考成績,填報志願完畢,家長和孩子們靜等各大高校的錄取通知。到了高校發佈最低分數線的日子,家長和孩子都很緊張,生怕不幸滑檔。一個個志願高校的錄取線出爐,比對了五十多個志願,女兒的分數沒有達到其中一個高校錄取線,這就意味前面志願的學校與女兒無緣,越看越上火,僅僅是幾分之差,女兒就與前面志願的學校擦肩而過。終於在第80多個志願,有一個保底的學校,女兒的分數超過填報志願的專業最低分數線,終於沒有滑檔,有大學上了。“你如果再努力一點,你就能上前面志願的大學了!”還是沒能忍住,多少日子的壓抑終於爆發出來。“媽媽,你不要再埋怨我了,你知不知道我沒有抑鬱了就不錯了,你只是關心我的分數,你什麼時候關心過我的心理變化?”“你為什麼不管我?我那麼小,你為什麼讓我全托?你知道我在幼稚園經歷了什麼?”說完女兒嚎啕大哭,看到女兒這個樣子,阿芳一下子癱坐在沙發上。女兒的哭聲將阿芳的思緒拉回到了十幾年前。因為一些家庭瑣事,阿芳和公婆的關係並不好,即使阿芳每月給婆婆一定的看護費,婆婆還是百般刁難,她要幫助小姑子做生意,還要看護小姑子家的孩子。到了女兒上幼稚園的年齡,雖然阿芳給女兒交了半年的學費和看護費,但只要是婆婆忙著看護小姑子家的孩子,天冷了女兒只能在家翹課。阿芳是看在眼裡,急在心裡。因為自己也要上班,不能及時接送女兒上幼稚園,婆婆經常給阿芳臉色看,好像照看孫女她受了極大委屈似的。一言不合,婆婆便會破口大駡,甚至罵阿芳的父母,阿芳實在沒有辦法,只好把女兒送到全托幼稚園。每次週一送女兒都是一次痛苦的折磨,不知怎麼女兒就是不願意住幼稚園,每一次阿芳都是狠心把孩子塞到老師手裡,然後眼含熱淚無奈離開。有一次女兒把園長的肩膀咬了一排牙印,阿芳顧不上問問女兒原因,依然踏上了上班的路程。

“你知道我在幼稚園經歷了什麼嗎?我去幼稚園的第一年,我班的一個女同學偷別的小朋友的東西,被我發現了,她就威脅我說,要是告訴老師的話,她就說是我偷的,她還指使我給她偷別的小朋友的東西,我不偷,她有個哥哥也在這個班,她就會叫她的哥哥揍我,無奈我給她偷了一年的東西,現在想想我是多麼的罪惡。”女兒的話像一把刀刺得阿芳的心在滴血,其實在女兒的書包裡有時候也會發現別人的東西,女兒說是與別的小朋友交換的,所以就沒有在意。“我是一個不稱職的媽媽!”阿芳心裡自責著。童年時代的遭遇給女兒留下了多大的心理陰影。“我從小你給我買過幾件衣服?都是奶奶給我買!”“媽媽上班沒有時間去趕集,奶奶買了之後媽媽都是給奶奶錢的。”“是這樣,那你對奶奶不孝順,還挑唆爸爸不回家,你是一個壞媽媽!”阿芳突然明白了什麼,孩子那麼小,公婆給予自己的委屈只能自己和老公默默承受,從沒有在女兒跟前說爺爺奶奶半個“不”字。她沒有想到婆婆會對女兒說這樣的話,怪不得從小乖巧懂事的女兒,很少和媽媽頂嘴或者發脾氣,自從初二開始,女兒似乎就和她隔著一堵厚厚的牆,不管發生了什麼事,女兒總是自己默默承受,每次阿芳問起,女兒眼神躲躲閃閃,總是說沒有什麼事兒。女兒就開始心事重重,阿芳說什麼,女兒總是表面答應,依舊還是我行我素。在女兒的心裡,媽媽既不關心自己,又不孝順老人,媽媽是個壞人。青春期的孩子會遇到好多的心理問題,因為對媽媽的不信任,所以不管遇到什麼問題,她不會對媽媽說而是向同齡人去訴說,同齡人也解決不了只是聽聽而已,所以女兒的精力轉移到追星或者看電子書上,只有阿芳還蒙在鼓裡!

每一次公婆來看望了女兒,女兒都會大病一場,阿芳都覺得莫名其妙,但不讓公婆見孩子,世俗方面是說不過去的。一直到高中,女兒性情大變,不但脾氣變得暴躁,而且對阿芳越來越瞧不起,認為阿芳除了會做飯以外,一無是處。所以有問題請教這樣的母親,也是不會有什麼好的結果的。對於女兒的變化,阿芳沒有往別的地方想,僅僅簡單地認為是青春期的逆反。

公公懂一點法律常識,“我對你兩個說,當爺爺奶奶的沒有看孫子孫女的義務,所以您媽看孩子你們需要給工資。”“法律沒有規定當爹娘的有給兒子準備房子的義務,但你們有贍養老人的義務。”這樣的話阿芳怎麼會對女兒說出口,再說怎麼能讓她小小的年紀來作大人們都糾纏不清是非的法官,本應該單純的年齡卻加入了一些讓人不可思議的是非顛倒黑白。

阿芳倒吸了一口涼氣,心中暗暗慶倖自己已經學佛有幾個年頭了,知道這一切都是因果報應,高考的不理想,反而能讓人靜下心來反思。阿芳把一些事情的真相告訴了女兒,語氣是那麼的平靜,女兒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緒,大聲哭訴:“媽媽,爺爺為什麼要這樣,我恨他們,我再也不想見他們了。”“不能恨他們,咱們都是佛弟子,不能再打輪回結了,你還記不記得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在《極聖解脫大手印》中的說法:“若遇冤對時,我還在生報復瞋恨,那麼這就是我執未斷,千萬要清楚明白,我之所以成為輪回眾生,無法脫離輪回,原因在於我的生與死打成了結,這結就拴在輪回柱下……如若遇冤對時,不怨他、不責怪他,反而擔負他的一切黑業,就會將輪回結放鬆、解開,越解越少,直至徹底全部解掉完……”

“媽媽,那爺爺奶奶老了,您和爸爸是不是就不用照顧他了?”“贍養老人是我們的責任和義務。不學佛,我們都知道爺爺奶奶將你爸爸養大是多麼的不容易,我們就應該孝敬他們,為他們養老送終!更何況我們還是佛弟子呢!更應該孝順他們才是!爺爺奶奶不僅僅是我們的親人,他們也是可憐的眾生啊,我們更應該慈悲他們。”女兒一下子抱住了阿芳:“媽媽,您的胸懷多麼寬廣,我以後都聽您的話。

開始媽媽也想不通,是佛法救了我們,通過恭聞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的法音,我明白了,我們每個人都是來償還因果報應,有的是善的,有的是惡的,並且在償還這種報應的時候我們還可以再種下新的因,所以我們要多給爺爺奶奶做善業功德:比如放生啊,供燈啊,捐助正法寺廟等多為他們種善因,來化解我們無始劫以來的惡因緣,來解冤釋結。祈求諸佛菩薩加持他們健康,也能早日走進佛門,離苦得樂。”女兒點了點頭。“學佛太幸福了,我也要精進學佛修行

雖然高考成績不太理想,但是解開與女兒多年的心結,這是一件多麼划算的事啊!況且大學也不是人生的終點,而是人生一個新的開始。半年的大學生活,女兒好像又進入了高三的狀態,不但如饑似渴地學習各種知識,積極參加社團活動,而且發願精進修學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的如來正法,能勇挑如來荷擔,利益更多的眾生!真是種善因得善果,阿芳欣慰地笑了。

作者:慈敏

編輯:慈豔

入錯行殺生多 放下屠刀信因果【佛教 佛法 因果】

“無上甚深微妙法,百千萬劫難遭遇”,正如《開經偈》中所提到的,真正無上甚深的佛法,百千萬劫都難遇到啊,更逢末法時期妖邪騙子眾多,想要得遇真正的如來正法,拜到一位有證德證量的聖德師父實屬不易。

  人身難得,佛法難遇,當我們真正有幸得遇如來正法,並且還有證德證量的聖德師父,還不知珍惜,不真修實行的話,那就不是可惜一詞能代表的了,那可能是抵擋不住惡業的湧流,“會將自己狠狠地拍倒”。

我們恭聞了偉大的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說法的《修行要靠自己純正知見聞正法》這盤法音後,有一位師姐結合她親身的經歷做了分享:

  先前師姐學過一段時間的外道惡教,就果斷放棄,也是她多生累劫的善業功德積聚所顯,機緣成熟她學習到了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的如來正法,自學習到這真正的佛法後,她不止一次地在佛菩薩面前懺悔自己的罪業。

  也許是佛菩薩聽到了她真心地懺悔!在2016年的一次機會,教尊證達上人聖德師父為師姐及她的兒子和老公授了皈依,雖說是有了一位真正的聖德師父了,但由於師姐整天忙著世俗間的事務,早也把學佛修行拋之腦後了,家裡雖然還有一個小佛堂,師姐老公也並沒有把學佛當回事。身為佛弟子的一家人,都早已忘卻了!

  之前,師姐的老公當兵,退伍回家以後找了份做廚師的工作,每天早晨他要到市場去買肉買菜及海鮮,回來後做給大家吃。一干就是二十多年,後來不知為何兒子得了病。因遭受了這般打擊,使得師姐又精進學佛起來,尤其是恭讀無上佛經《極聖解脫大手印》,恭聞了偉大的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的說法法音後,明白了六道眾生皆平等,他們都是我們無始劫的父母親人,我的父母為我勞累病苦,無私付出,直至為我活活累死!而它們卻每天遭受著我們的宰殺,它們痛苦絕望的喊著,我的兒啊,我的女兒啊,救救我吧!卻不以為然!沒有了平等心,沒有了慈悲心!每天造諸惡業,深處在黑業的深淵,每日都走向地獄、油鍋、刀山、血河的路上,還不自知!難道我們傷害的這些生命不就是在遭受這些痛苦嗎?深思觀鑒,師姐深刻認識到了自己丈夫所從事的行業不僅沒有增益反而一直在損減自己的福報!而自己也沒有勸導家人從業要無害,家裡人也花著老公的錢、擔受著共同罪業而產生的果報,於是師姐與老公商量再三決定將廚師工作換成了保安,從此不再殺生。

  可禍不單行,就在一個加班的晚上,師姐老公應邀與朋友出去喝酒,由於家裡有一輛小車去年出了車禍不能開,只好騎摩托車去。酒喝得有點高,回來的時候醉醺醺的,一下子撞到了樹上,當時腦門開花,待到員警把他送到醫院,搶救無效,于淩晨離開了。面對這樣突如其來的打擊,一般人無論如何都是接受不了的。師姐由於學佛的精進,她深知是因果業報。不僅趕緊請求佛菩薩加持超度、盡力為他做一切功德,對這生離死別也比常人看開了許多。

  她在分享時深深反思:“真是因果,廚師在做活魚這道菜時,需要用刀把魚活活打昏直至打死,然後開膛破肚,與我老公所經歷的的情形是如此的相似,這就是現世報吧!因果是真實不虛的。我們一定要好好學佛修行、明信因果,也切記不能殺生啊”。

我們為這師兄的遭遇悲傷的同時更感到惋惜,也深省:如果師兄皈依後能精進學佛、依教奉行,不從事殺生錯因果的行業,或許就會築起功德牆先擋住惡業的成熟。如果師姐在自己精進的同時,也能督促帶動自家師兄,或許惡業也會往後推移。偉大的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在《極聖解脫大手印》中的說法:“先對如下次第施以大悲之心,觀家人、親眷、朋友,方神地神,隨著觀諸有眾生······”所以學佛修行人不但要自己明信因果、精進修行、嚴守戒律,還要帶動周圍的親人和朋友一起精進,走向解脫!

  當我們走進如來正法大門的時候,一定不要做匆匆的過客,不能只是形式上的皈依,口頭上的學佛,必須具體如法地行持。真信真願真行,真行方能表真信。

  萬劫千生得此身,爾身不向今生渡,更向何生渡此身。我們既然已經學到了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的偉大佛法,一定要珍惜如法修行啊,人生之短暫,抓住一切的時間和機會都要走向解脫的路!莫等到後悔就晚了!

               作者:慈利

               編輯:慈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