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兒幼年的陰影,學佛後終於放下了

轉眼間新年快到了,上大一的女兒也快要放寒假回家了。回想起她聯考填報志願等通知的那段煎熬日子,仿佛就在昨天。

高考結束後,隨著查出高考成績,填報志願完畢,家長和孩子們靜等各大高校的錄取通知。到了高校發佈最低分數線的日子,家長和孩子都很緊張,生怕不幸滑檔。一個個志願高校的錄取線出爐,比對了五十多個志願,女兒的分數沒有達到其中一個高校錄取線,這就意味前面志願的學校與女兒無緣,越看越上火,僅僅是幾分之差,女兒就與前面志願的學校擦肩而過。終於在第80多個志願,有一個保底的學校,女兒的分數超過填報志願的專業最低分數線,終於沒有滑檔,有大學上了。“你如果再努力一點,你就能上前面志願的大學了!”還是沒能忍住,多少日子的壓抑終於爆發出來。“媽媽,你不要再埋怨我了,你知不知道我沒有抑鬱了就不錯了,你只是關心我的分數,你什麼時候關心過我的心理變化?”“你為什麼不管我?我那麼小,你為什麼讓我全托?你知道我在幼稚園經歷了什麼?”說完女兒嚎啕大哭,看到女兒這個樣子,阿芳一下子癱坐在沙發上。女兒的哭聲將阿芳的思緒拉回到了十幾年前。因為一些家庭瑣事,阿芳和公婆的關係並不好,即使阿芳每月給婆婆一定的看護費,婆婆還是百般刁難,她要幫助小姑子做生意,還要看護小姑子家的孩子。到了女兒上幼稚園的年齡,雖然阿芳給女兒交了半年的學費和看護費,但只要是婆婆忙著看護小姑子家的孩子,天冷了女兒只能在家翹課。阿芳是看在眼裡,急在心裡。因為自己也要上班,不能及時接送女兒上幼稚園,婆婆經常給阿芳臉色看,好像照看孫女她受了極大委屈似的。一言不合,婆婆便會破口大駡,甚至罵阿芳的父母,阿芳實在沒有辦法,只好把女兒送到全托幼稚園。每次週一送女兒都是一次痛苦的折磨,不知怎麼女兒就是不願意住幼稚園,每一次阿芳都是狠心把孩子塞到老師手裡,然後眼含熱淚無奈離開。有一次女兒把園長的肩膀咬了一排牙印,阿芳顧不上問問女兒原因,依然踏上了上班的路程。

“你知道我在幼稚園經歷了什麼嗎?我去幼稚園的第一年,我班的一個女同學偷別的小朋友的東西,被我發現了,她就威脅我說,要是告訴老師的話,她就說是我偷的,她還指使我給她偷別的小朋友的東西,我不偷,她有個哥哥也在這個班,她就會叫她的哥哥揍我,無奈我給她偷了一年的東西,現在想想我是多麼的罪惡。”女兒的話像一把刀刺得阿芳的心在滴血,其實在女兒的書包裡有時候也會發現別人的東西,女兒說是與別的小朋友交換的,所以就沒有在意。“我是一個不稱職的媽媽!”阿芳心裡自責著。童年時代的遭遇給女兒留下了多大的心理陰影。“我從小你給我買過幾件衣服?都是奶奶給我買!”“媽媽上班沒有時間去趕集,奶奶買了之後媽媽都是給奶奶錢的。”“是這樣,那你對奶奶不孝順,還挑唆爸爸不回家,你是一個壞媽媽!”阿芳突然明白了什麼,孩子那麼小,公婆給予自己的委屈只能自己和老公默默承受,從沒有在女兒跟前說爺爺奶奶半個“不”字。她沒有想到婆婆會對女兒說這樣的話,怪不得從小乖巧懂事的女兒,很少和媽媽頂嘴或者發脾氣,自從初二開始,女兒似乎就和她隔著一堵厚厚的牆,不管發生了什麼事,女兒總是自己默默承受,每次阿芳問起,女兒眼神躲躲閃閃,總是說沒有什麼事兒。女兒就開始心事重重,阿芳說什麼,女兒總是表面答應,依舊還是我行我素。在女兒的心裡,媽媽既不關心自己,又不孝順老人,媽媽是個壞人。青春期的孩子會遇到好多的心理問題,因為對媽媽的不信任,所以不管遇到什麼問題,她不會對媽媽說而是向同齡人去訴說,同齡人也解決不了只是聽聽而已,所以女兒的精力轉移到追星或者看電子書上,只有阿芳還蒙在鼓裡!

每一次公婆來看望了女兒,女兒都會大病一場,阿芳都覺得莫名其妙,但不讓公婆見孩子,世俗方面是說不過去的。一直到高中,女兒性情大變,不但脾氣變得暴躁,而且對阿芳越來越瞧不起,認為阿芳除了會做飯以外,一無是處。所以有問題請教這樣的母親,也是不會有什麼好的結果的。對於女兒的變化,阿芳沒有往別的地方想,僅僅簡單地認為是青春期的逆反。

公公懂一點法律常識,“我對你兩個說,當爺爺奶奶的沒有看孫子孫女的義務,所以您媽看孩子你們需要給工資。”“法律沒有規定當爹娘的有給兒子準備房子的義務,但你們有贍養老人的義務。”這樣的話阿芳怎麼會對女兒說出口,再說怎麼能讓她小小的年紀來作大人們都糾纏不清是非的法官,本應該單純的年齡卻加入了一些讓人不可思議的是非顛倒黑白。

阿芳倒吸了一口涼氣,心中暗暗慶倖自己已經學佛有幾個年頭了,知道這一切都是因果報應,高考的不理想,反而能讓人靜下心來反思。阿芳把一些事情的真相告訴了女兒,語氣是那麼的平靜,女兒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緒,大聲哭訴:“媽媽,爺爺為什麼要這樣,我恨他們,我再也不想見他們了。”“不能恨他們,咱們都是佛弟子,不能再打輪回結了,你還記不記得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在《極聖解脫大手印》中的說法:“若遇冤對時,我還在生報復瞋恨,那麼這就是我執未斷,千萬要清楚明白,我之所以成為輪回眾生,無法脫離輪回,原因在於我的生與死打成了結,這結就拴在輪回柱下……如若遇冤對時,不怨他、不責怪他,反而擔負他的一切黑業,就會將輪回結放鬆、解開,越解越少,直至徹底全部解掉完……”

“媽媽,那爺爺奶奶老了,您和爸爸是不是就不用照顧他了?”“贍養老人是我們的責任和義務。不學佛,我們都知道爺爺奶奶將你爸爸養大是多麼的不容易,我們就應該孝敬他們,為他們養老送終!更何況我們還是佛弟子呢!更應該孝順他們才是!爺爺奶奶不僅僅是我們的親人,他們也是可憐的眾生啊,我們更應該慈悲他們。”女兒一下子抱住了阿芳:“媽媽,您的胸懷多麼寬廣,我以後都聽您的話。

開始媽媽也想不通,是佛法救了我們,通過恭聞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的法音,我明白了,我們每個人都是來償還因果報應,有的是善的,有的是惡的,並且在償還這種報應的時候我們還可以再種下新的因,所以我們要多給爺爺奶奶做善業功德:比如放生啊,供燈啊,捐助正法寺廟等多為他們種善因,來化解我們無始劫以來的惡因緣,來解冤釋結。祈求諸佛菩薩加持他們健康,也能早日走進佛門,離苦得樂。”女兒點了點頭。“學佛太幸福了,我也要精進學佛修行

雖然高考成績不太理想,但是解開與女兒多年的心結,這是一件多麼划算的事啊!況且大學也不是人生的終點,而是人生一個新的開始。半年的大學生活,女兒好像又進入了高三的狀態,不但如饑似渴地學習各種知識,積極參加社團活動,而且發願精進修學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的如來正法,能勇挑如來荷擔,利益更多的眾生!真是種善因得善果,阿芳欣慰地笑了。

作者:慈敏

編輯:慈豔

Facebook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