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無羌佛法音加持母親驚險生下小女嬰

這是一篇獻給“母親節”的文章。作者是一位今年已47歲,大兒子已20歲的母親。兩年前當她意外懷上“二胎”後,在丈夫以離婚相逼,家人群起攻之,自己是高齡產婦的困境中堅決生下“二胎”,保住了一條來到這個人間的生命。這份令人淚崩的的母愛是如何堅守下來的?是什麼力量在支撐著她與世俗抗爭?

“你如果執意要生下這胎,我們就離婚吧,大孩子歸我,二胎你自己帶!” 丈夫近乎咆哮的對我吼著。

“求你了,胎兒很正常,就給孩子一次做人的機會吧!”。我哽咽的回答……那天,晚飯後,我跟丈夫又因為這“意外二胎”,是生還是墮,發生了強烈的爭執。他擺各種理由,各種道理告訴我不能生下這第二胎。軟硬兼施,目的只有一個就是“堅決拿掉孩子”。

那天,“不速之客”到我肚子裡正好三個月。

一、想落髮出家,卻意外“有喜”
之所以說這胎兒是“不速之客”,是因為我是決心要出家的啊。
2017年某天我到一個佛堂參加共修,恭聞了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的說法法音,就是這次共修開啟了我嶄新的人生之旅。

接著就是皈依三寶。再通過不斷恭聞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法音,恭讀佛著後。我漸漸明白了自己的人生方向,下定決心一定要抓緊時間認真修行。繼之我萌動了出家的念頭,並寫好了出家申請書。

出家申請書發出幾天後的2018年12月8日,我感覺全身乏力,想吐,就到醫院檢查,醫生竟然告訴我“有喜”了。這完全是個意外。我的天哪!怎麼會是這樣呢?驚詫、迷茫、糾結、失望……我的心裡頓時五味雜陳般的翻滾。不知道該如何處理,誰能給我答案?

如果我沒學佛,也許會像其他不想要孩子的母親一樣,稀裡糊塗就做了墮胎。但我是佛弟子啊,我已明白因果定律,更明白“人身難得”的真相。我怎麼能就這樣傷害自己的孩子,剝奪掉一個靈魂轉世為人的機會呢?

最關鍵的是,我決心要出家了,可現在卻來了“不速之客”,總不能懷著孩子出家吧!難道我下半輩子還是要在柴米油鹽裡打轉嗎?我很快想通了,這就是緣,半點不由人。那就隨緣吧。

我懷著忐忑的心情,心中默念南無觀世音菩薩聖號,到醫院做了B超檢查。胎兒一切正常,總體狀況良好。醫生說:“現在高齡能懷上是很不容易的事,先開點安胎藥,如果沒想生就要儘快手術。畢竟快兩個月了。”這更堅定了我生下孩子的信心。

二、“我會用自己生命來保護孩子”
我們夫妻身體都不怎麼好,好不容易將大兒子拉扯成人,上了高中。一直以來丈夫就不贊成再生一個孩子。因此,我懷孕後也不敢對他說。但丈夫還是很快知道我 “有喜”了。

頓時,家裡像炸了鍋一樣。無論吃飯,睡覺,還是微信上,隨時都能聽到、看到丈夫催我去做手術的說辭。我們也常常因此而爭執,吵架。他甚至直接罵我自私,也就有了文章開頭的那一幕。

回家見到要說,睡覺要嘮叨。我無助極了,害怕回家。我儘量避開與他照面。即便見面也無法交流,只能任他怎麼說,我不回應,當做沒聽見。

我唯獨到佛堂恭聞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法音,持念南無觀世音菩薩聖號才能安心,恨不得有空都紮在佛堂。一向開朗活潑的我,只要禮佛,只要看到南無觀世音菩薩像就嚎啕痛哭、不能自拔。

接著,丈夫故意請飯局。他召集了我的兄弟姊妹,動員我放棄二胎。他們七嘴八舌提出各種說法,我單槍匹馬與眾親辯論。

丈夫更是耍出了重擊女人軟肋的“殺手鐧”。他說:“你實在要生就自己負責,我們就離婚吧,我只負責大孩子”。

我毅然回駁:“未來一切我自己負責,即使淪落為乞丐,我也會把她養大成人。如果你們一定要把孩子拿掉,我會用自己的生命來保護”。

“原來計劃生育時,懷孕不讓生,無數無辜的胎兒變成了孤魂。現在政策放開了,為啥不能給他們一次做人的機會呢?”

我嚎啕痛哭沖出門外。

2018年12月下旬,丈夫果真將一份《離婚協議書》和《結婚證》放在我面前,要我簽字。

要孩子還是要丈夫?是自己帶著一個嬰兒孤獨的生活,還是保持現狀,與已18歲的兒子,一家三口其樂融融的生活?我面臨著一生中從未有過的,最最艱難的擇決。

我沒有在協議書上簽字。但我卻含淚寫下了《遺囑》。由於我是高齡產婦,也許臨產會有生命危險,我必須將後事交代的清清楚楚,還在《遺囑》裡委託一位師姐代為撫養孩子,希望師姐能帶孩子去拜見佛陀。實在不行可請寺廟代為收養。

其實,所有生活中糾結的問題在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的法音中都能找到答案。我在連續恭聞佛陀法音後,更加明白了因果的道理。我相信只要我真心修行,堅持佛法原則,未來一定不會像自己想像的那麼糟糕。孩子一定會健康成長的。

我跪在佛堂鄭重發願,無論未來多麼難,我都不會墮胎,哪怕自己有生命危險也要生下這個孩子,祈請諸佛菩薩加持我與孩子晝夜恒時吉祥安康!

三、堅守佛法原則,就會有最好的安排
人的一生總是充滿著許多戲劇性的變數。

2019年元旦,在外地念高中的兒子放假回家,無意間看到我隨手放在床頭櫃上還沒簽字的《離婚協議書》時,他一把將協議書撕了。

兒子臨走時告訴我,他一邊哭著一邊給老爸寫了一封信,藏在他爸的外衣口袋裡。

看著兒子寫的信,我不禁淚崩。他回憶一家人如何不容易把他養大,回憶爸媽曾經如何恩愛,媽媽如何為這個家付出,還夾了張一家三口幸福的合影。

丈夫看過兒子的信後似乎態度有所轉變,不再對我苦苦相逼。誰料,他卻是想對胎兒“下黑手”。

一個晚上,他酒後回來,假惺惺的拿一瓶水給我喝。我正在恭讀佛著也沒在意就喝了一口,馬上覺得不對勁,看到瓶口有什麼粉末,立馬沖進廚房倒水槽裡!半夜我就感覺肚子不舒服,第二天上廁所就“見紅”啦,這是流產的先兆。好在原來醫院開的保胎藥還剩一顆,我趕緊服下。

我跪到佛台前痛哭,懺悔自己罪業深重,感恩南無觀世音菩薩加持讓我能及時識破丈夫的“陰謀”,保住了胎兒。

從此,我挺著漸漸鼓起的肚子,自己開車不斷往返跑醫院做各種產前篩查。不管颳風下雨都堅持去佛堂共修聞法,更不忘多做佛事:放生、點燈、供佛、供僧,供花、供果、消災祈福等等。每天念誦南無觀世音菩薩的《普門品》,祈求南無觀世音菩薩加持我生一個善緣相聚、人見人愛的女兒。

我單位整棟大樓裡有幾百號人,有不孕的、有二胎臨產的、有二胎大月份不健康終止懷孕的,而我一高齡孕婦卻勝過一般的年輕孕婦,不僅不驕不躁沒人陪,工作上還兼任幾個重要部門負責人,風裡來雨裡去的上下班。中午在單位吃食堂,就把親戚朋友送來的食物,請食堂代加工。午休在辦公室,同事給我搬來一條可躺的皮沙發。我成了單位二胎孕婦的“明星”。

冥冥之中一切都會有最好的安排。當胎齡五個月,B超檢查確定是健康女孩時,一直希望能生女孩的丈夫全家才樂開了花。因為他們家男多女少。至此,包括丈夫在內所有人的態度發生了180度的轉彎,他們才真正開始對我關心起來。

2020年7月4日,躺在手術臺上,我專心念誦南無觀世音菩薩聖號。剖腹產手術無痛無苦非常順利,抱出一個白白淨淨6.8斤的健康女娃,這可樂壞了一直等在手術室外的親朋好友們。

我的第一胎孩子也是剖腹產。那時母子就差一點沒法下手術臺,搶救完孩子,搶救母親,住院10天下不了地,出不了院。而這次術後,第二天我就可以下地活動了。

半年產假結束上班時,同事們都說:就你生完孩子體型依然沒變,又賺一個兒女雙全,湊個‘好’字。我自豪的說:有佛菩薩保佑當然不一樣。

事實就是如此。

從孩子出生到現在已快兩周歲,無論是突然遇到多年沒聯繫的舅媽,舅媽成為孩子的“保姆”,解決了我的保姆之憂。還是後來孩子長大了,舅媽感到帶著吃力時,樓下幼稚園老師破例接收了孩子入園,當時僅一歲七個月。或是現在她成為全幼稚園的小明星,最小、最乖、最可人,所有小朋友,老師、阿姨都喜歡她……一環扣一環,一切總是朝著我理想的方向安排,乃至孩子才剛出生幾天,丈夫就被推薦為地方後備幹部,同事們都祝賀他雙喜臨門,把他樂的笑不攏嘴。

不經歷風雨怎麼見彩虹?“意外二胎”曾給我們家庭蕩起的漣漪波瀾,已經平息。我們一家四口開啟了和諧幸福的生活旅程。我真正體驗到了什麼叫“堅守”。一個女人對孩子無私的母愛,哪怕再苦再累,哪怕付出自己的生命,都想保護好孩子,那是一種堅守,是女人對母愛天性的堅守。

一個佛弟子珍愛、慈悲一切生命,無論面對多少艱難險阻,多少委屈淩辱,都要踐行“諸惡莫作、眾善奉行”的《了義佛旨》,更是一種堅守,是佛弟子對佛法原則的堅守。

有人問我,是什麼力量讓我如此堅守?只能說除了母愛的力量外,更多的是佛法的力量。

值此“母親節”到來之際,但願所有為人父為人母者,都能有所堅守,為有緣前來的胎兒留下稀有難得做人的機會。

只要堅守善因善緣,我們的未來就沒有邁不過的坎。

撰稿:夜明珠

Facebook Comments